实话跟你港我是个冬吹
自叹命薄,难苦怨他。
 
 

撒旦女巫:女巫们的巫魔大会和撒旦主义

设定控:

本文基本内容来 Massimo Introvigne的《Satanism: A Social History 》,是我和朋友整理撒旦主义历史材料时翻译的一部分参考资料,我个人不保留所谓的版权,不过还是希望不要有人进行商业用途,如有翻译上和宗教、历史概念上的问题,也请提出,谢谢。  


现代撒旦主义的史前史可以追溯到17世纪开始时期的法国。许多人声称,撒旦主义〔1〕,甚至是黑弥撒〔2〕都有更古老的起源。一些克劳利派别(Crowleyan circles)和当代混沌巫术派别认为自古以来就存在对黑暗和恶魔神的“巨大崇拜”。通过适当的仪式,当代巫术师仍然应...

 

Steve
他在我的對面坐下來,謹慎地撫平褲子上的褶皺,雙手平放在腿上,迅速地朝我露出一個巴基式的笑容,我覺得我的心被愉快地結結實實地包紮起來了。
黑夜之後黎明總會來到。

Bucky
陽光,各種聲音,還有他的笑聲從樓上飄下來。這個閃閃發光的金色頭髮的男人散發著雨後草地的味道,他的身體裡一定有一滴森林、湖泊和陽光的血液。
「早上好,巴基。」
他這樣說。

 

第37天
早晨醒来的时候我左手的手背上长出了一个浅绿色的小肉芽。她很漂亮,没有任何痛感,只是她钻出来的时候让我觉得有点痒,手背上都是夜里抓出的红痕。
我就快要死了。
用不了多久我就会变成一株植物,或许是一朵花,也许是一棵树。我希望变成一朵红玫瑰,像你一样热情富有活力。我会在清晨醒来,我的身上挂着晨露,你会用蒂托尼亚的小花剪把我剪下,但愿我身上的尖刺不会弄伤你的手指。你会把我浸在那只白色的花瓶里,或许我还能看到蒂托尼亚和小蒂塔文从楼梯上飞奔下来,高喊着papa早上好,你会在她们脸上留下响亮的吻。
不,还是让我变成树吧,一棵松树。这样我既不会轻易枯萎也不会冬眠,你把我种在窗前,一年四季都有我隔着窗子望着你...

 

要我说格拉佩斯只是奉命行事,你觉得呢,塞缪斯先生,他是奉谁的命呢?
什么?不,为什么这么说?塞缪斯尖锐的声音冲破喉咙。
罗塞耶从盒子里抽出一支雪茄递给扎伯克。
他们一定是查到了。塞缪斯强行压下心底的震颤,尽力压抑着想要扣紧手指的冲动。
我的人在罗马尼亚得到了一点有趣的消息,格拉佩斯带领的小队受到塞尔维亚军方的直接派遣,但这之前有一个人一直为特别派遣队下达最高机密任务指令,但是这人却在十八号命令后失踪了。你知道这个人是谁吗,塞缪斯·格雷上校?

 
 

我好喜欢你发到家里去了ಥ_ಥ好想摸嗷嗷嗷嗷嗷